关闭

第四百七十四章 愿望

书名:美女赢家  作者:灵宇纵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12看书 www.12kanshu.cc,最快更新美女赢家最新章节!

  第四百七十四章 愿望

  杨景行下班比较早了,赶回去接了付飞蓉就去酒吧,把精修的辉煌新开场曲谱子给成路,利用正式营业前的一个多小时练习练习。

  还是木吉他和电吉他当主角,只是一些段落的配合变得紧密了一些。贝斯的分谱依旧就是按照赵古的方法写的,只有一点点变动。多了个鼓,但是孙桥很轻松,只用重复一个节奏轻轻敲一敲吊镲和军鼓就行了。

  成路早有准备了,专职弹节奏吉他的高辉抱起了电箱吉他,刘才敬还是电吉他,立刻对着谱子来一遍。

  刘才敬比第一次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各种细节弹得很专业了。赵古自然更没问题,带着大家走。孙桥很轻松,节奏走得很好。问题比较大的是高辉,虽然看得出来对旋律已经很熟练,但是他的指弹技术还有待提高。

  别说刘才敬,杨景行都能指导高辉一二了,赵古也是各种提点,然后就大家一起把两分多钟的曲子一遍又一遍地练。

  等各种要求都比较明确后,赵古跟杨景行保证,星期天交货没问题。

  杨景行放心了,也跟着就离开了,显得很忙的样子。

  齐清诺晚上十点打来电话的时候,杨景行正在为怀旧而奋斗。三零六也不轻松,谢幕后跟着就进了排练室,为明天的台北音乐厅小厅专场做准备。

  所谓的小厅只有两百个座位,标准的小场面,可是据说仓促的售票情况依然不乐观。具体情况齐清诺也不知道,只晓得票价统一是接近人民币三百块,比得上主团的二等票。

  可能正因为票卖得不好,唐青陈志盛和陆白永带领的一些主团前辈都会去凑数,三零六又必须得精益求精。

  “浦海民族乐团三零六乐团古今流韵专场音乐会”预定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不到,但好歹是三零六第一个买票的专场演出,而且两个小时已经能让三零六捉襟见肘。

  预定曲目当然有《就是我们》、《云开雾散》、《外婆的澎湖湾》,可这还不到一个小时。至于独奏,有主团和小巨人的演奏家珠玉在前,三零六也都不是井底之蛙和破罐子破摔的人,刘思蔓和柴丽甜都显得信心不足,更别说其它女生了。

  齐清诺本来打算另辟蹊径,放弃经典的专业曲目而用流行歌曲之类的哗众取宠一下,但是陆白永不太支持,杨景行也觉得没必要。都是快本科毕业的人了,独奏都拿得出手,而且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于是最后的决定是大部分女生还是演奏专业的曲目,只不过在中途稍微插科打诨一下。插科打诨也是有难度的,虽说什么血浓于水,但是两岸的文化有差异,西游记插曲或者《让我们荡起双桨》,在那边是得不到多少共鸣效果的。

  杨景行建议齐清诺把《梦不醒》放进节目单,因为三零六已经比较熟练,而且也没有更优秀的版本对比。齐清诺最终决定当成后备返场节目,但是不一定用得上。最主要的女生们的专业是演奏,虽然唱歌大都厉害,但那是在KTV里,和在音乐厅是两个概念。

  至于舞台效果,杨景行也齐清诺都觉得应该活泼青春一些,但这也是个问题,就说王蕊吧,私底下是相当活泼,但是一上台,装模作样还挺是回事。

  重任大多要落在齐清诺身上,她会是专场音乐会的主持人和指挥。她的个人表演是木吉他,弹一首友谊天长地久,应该没政治问题。

  对于齐清诺的一些担忧,杨景行说:“只要有你在,都不是问题。我已经跟你妈申请了,星期天去接你,送你回家,为你庆祝。”

  齐清诺一笑:“别那么隆重啊,压力大。”

  星期六,三零六下午三点才赶到台北,恨不得在火车上开练的女生们立刻投入排练。杨景行接到齐清诺的消息后又给每个女生都发去短信,还比较勤快地都加上了名字。女生们没回信,就排了王蕊表决心。

  午饭时间,齐清诺终于给杨景行打来电话,不过她们已经在化妆换衣服了,而且好消息说今晚肯定是满座的。

  对于杨景行几乎在家呆了一天都没联络喻昕婷,齐清诺还挺惋惜的:“我回去你就没机会了。”

  杨景行不要脸:“你回来了我更光明正大。”

  齐清诺先不管那些:“鼓励一下我吧。”

  杨景行说:“我以身相许。”

  齐清诺笑:“我罢演……”

  到九点过,吴秋宁给杨景行打来电话了:“杨顾问啊……现在太成功了,反响太好了,恭喜你们!”

  杨景行笑:“同喜。您这几天也辛苦了,齐清诺说您还有点感冒。”

  吴秋宁说:“我没什么!她们都太能干了,尤其齐团长,好稳健又能说会道。我到门口一点,你看能不能听见……喂?”

  杨景行说:“能听见,高翩翩吧?”古筝演奏的梅花三弄。

  吴秋宁说:“对,之前云开雾散和澎湖湾都非常受欢迎,独奏也都好,你等一下,听听掌声。就是我们还没演。”

  杨景行问:“坐满了吗?”

  吴秋宁说:“太满了,本来说不行就叫主团的人来,现在他们都去休息了。票不便宜的!”

  杨景行笑:“不会没给您座位吧?”

  吴秋宁笑:“我一直在后台的,没关系,天天都能听她们演奏。刚刚休息了几分钟,她们都想给你打电话,怕时间来不及。”

  杨景行感激:“谢谢您……”

  吴秋宁突然慌了:“你听,听!”

  就算通过手机,也能听得出掌声确实很热烈。

  掌声响了一会后慢慢消停,然后是高翩翩的谢谢声就很小声,接着是齐清诺明显洪亮的嗓门:“谢谢……昨天我们大家还在担心这首《梅花三弄》会不会得到台湾听众的喜欢,于是我们就咨询了一下,知道了台湾有一部非常有名的电视剧也叫《梅花三弄》,我们就放心了……”

  有一些笑声,吴秋宁和杨景行也呵呵,然后又哈哈,吴秋宁就炫耀:“这个电视我都看过的,琼瑶的小说。”

  杨景行说:“我妈也应该看过。”

  齐清诺在继续说:“在这里,我们要向琼瑶阿姨致敬,台湾的流行文化一直相当发达,她是一个标志。我们不得不想起一首歌,叫《青青河边草》,我们的身边,无论男女老幼,几乎人人会唱。我们想问一下,这首歌在台湾过时了吗?”

  杨景行也没听清嘈杂的回答,但是齐清诺依然洪亮:“那么,有请我们的扬琴于菲菲,为大家献上这段意义非凡经久不衰的旋律。”

  杨景行喂:“吴主任,您挂了吧,谢谢您。”

  吴秋宁说:“等会演就是我们的时候,我再打给你。”

  杨景行说:“不用了,我能想象得到了,祝您和三零六明天回来一路顺风。”

  吴秋宁答应:“好咧,谢谢。”

  十点半过,杨景行的手机上终于亮起了诺诺的名字,齐清诺说:“任务完成。”挺轻松的语气。

  杨景行说:“吴主任之前给我打电话了,听到你长篇大论。”

  齐清诺笑:“我没有啊。”

  杨景行问:“梦不醒演没?”

  齐清诺有点得意的样子:“比就是我们好。”

  杨景行高兴:“我就说我老婆厉害。”

  本来安静得比较奇怪的电话里突然响起王蕊刺耳的声音:“啊呀呀,怪叔叔好恶心,受不了了,饶了我吧,杀了我吧……”

  还有急切的刘思蔓:“说什么?什么?”

  杨景行笑:“你出卖我?”

  齐清诺笑:“等我收拾这个窃听犯。”

  一阵闹腾,电话里响起于菲菲的声音:“哈哈,怪叔,我抢到了……”

  杨景行问:“就你们了?”

  于菲菲嗯:“刚刚才送走,我们在换衣服……”

  杨景行惊喜:“啊,正在换?”

  易菲菲咯咯笑:“……别抢,我开免提……”

  还有远处王蕊的呐喊:“……我老婆最厉害,老婆……啊……”

  又是何沛媛焦急的声音:“你的蕊蕊打你老婆了!”

  杨景行催:“还不去帮老大?”

  刘思蔓大声号令:“大嫂发话了,收拾王妇女!”

  又是蔡菲旋嘿嘿喂起来:“……怪叔叔,听得到吗?”

  杨景行嗯:“怎么样?观众摇滚男青年多不多?”

  蔡菲旋说:“我一点都不摇滚,穿着这个弹吉他……唐青跟我们说你了,特别看重你,还要我们下次带你一起来。”

  杨景行说:“我早后悔了。”

  高翩翩插话:“怪叔叔,今天晚上感觉特别好,真的……”

  王蕊的哭腔又抢了进来:“怪叔叔,她们欺负我,你好狠心……”

  杨景行很有正义感:“齐清诺欺负你了,放心,帮你报仇。”

  这一下又掀起波澜,知道电话好不容易回到齐清诺手里:“不说了,还在等我们,回酒店给你打。”

  回到酒店再打电话就清净得多了,齐清诺给杨景行简单的描述了晚上从七点半到十点两个多小时的经历,掌声喝彩无数,鲜花也有。齐清诺虽然描述得不夸张,但杨景行光听听也十分荣光的感觉。

  齐清诺笑起来就觉得好笑:“……起码六十岁了,跑上前来要和我们握手,像个小孩。你知道他说什么?”

  杨景行笑:“什么?”

  齐清诺哈哈:“帮我跟祖国人名问好!我当时差点没忍住。”

  杨景行乐:“音乐还有这功能?”

  压轴的《就是我们》依然是曲惊四座,现场效果甚至胜过那些在乐迷心目中有崇高地位的独奏家了,连同行前辈们也是溢于言表。

  虽然三零六觉得她们已经够为成功而兴奋了,但是陆白永还是表扬了她们,意思就是女生们有点胜不骄的气节,没有那种会让同行不快的得意忘形的表现。

  齐清诺说:“甜甜归功给你,都觉得是受你影响。”

  杨景行说:“归功给你,我是不想在美女面前表现得轻浮,你平时也那么稳重。”

  齐清诺咯咯问:“那你最轻浮的时候什么样?”

  杨景行嘿嘿:“你见过了。”

  齐清诺说:“那次我和喻昕婷一起你最轻浮。”

  杨景行冤枉:“我那么稳重。”

  齐清诺呵呵:“轻浮的心,昭然若揭。”

  杨景行有态度:“那算我错了。”

  齐清诺却笑:“人之常情,让我觉得你不那么与众不同,更喜欢一点。”

  杨景行顺杆爬:“我最喜欢美女了……”

  齐清诺鼓励:“趁现在说吧,有什么愿望?”

  杨景行还没失去理智:“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明天早点见到你……”

  又说起《梦不醒》,最后返场的节目,齐清诺认为从专业角度来说还有很多不足,但毕竟是返场,而且她又骗观众说这首歌是三零六平时私底下的玩乐,所以反响就相当热烈,甚至有了点偶像的感觉。

  齐清诺也怀疑是因为流行音乐长时间的深远影响会让听众们跟容易接受歌曲类型的,那怕是那些标榜一点也不喜欢流行音乐的人,所以齐清诺对杨景行把流行音乐当切入口去做就更支持了一些。

  比较有意思的是最后和台湾同胞的交流跟合影留恋什么的搞了半天,小巨人那边毫不吝啬对三零六的夸赞,导致大家感情突然升温,都有点依依不舍了。

  鉴于“古今流韵”如此成功,浦海民族乐团肯定是回请小巨人丝竹乐团的,尤其期盼的就是小巨人的那几个男演奏家了。

  杨景行挺吃醋的,齐清诺却哈哈得意。

  齐清诺这一次确实认识了不少人,见了两面的浦海电视台的记者今天晚上都盛装买票捧场了。

  而诸如小巨人那个年轻助理指挥的殷勤,乐团行政对何沛媛的也别关照,或者只要是男人就喜欢青春美少女……也只有现在才有心情机会和杨景行提一下。

  不过种种感叹欣慰之后,齐清诺最喜欢的还是:“终于能回家了。”

  杨景行说:“想到明天,我就有点麻。”

  齐清诺笑:“想耍流氓啊?”

  杨景行哀叹:“哪有机会?”

  齐清诺呵呵,又想起来:“回去了要修整一下心情,这几天都有点浮躁了。”

  杨景行说:“我最浮躁,你先修整我。”

  齐清诺挑衅:“我也浮躁……”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美女赢家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灵宇纵横)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