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240 翻墙是不可能的

书名:喜上眉头  作者:非10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这……”赵姑姑一时说不出话来。

    二太太竟要她带两个小公子离开张家,投去宋家!

    眼下家中形势不妙,她也是知道的,可乍然听得宋氏这般吩咐,赵姑姑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们还小,我不能让他们冒险。倘若我出了什么不测,父兄和长姐也会尽力照拂他们的。”

    见她似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赵姑姑不禁着急起来:“就不能先传个信回去……”

    宋氏断然摇头。

    “且不说来回传信至少也要一月之久,远水难救近火。单说此乃张家私事,总不宜让宋家过多牵扯进来,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何况这里又不是苏州……我不想、也不能再拖累宋家了。”

    “那……太太何不也回宋家暂避一二?”赵姑姑道:“您便是光明正大地回娘家探亲,他们总也不好多说什么!”

    “暂避?家中正值多事之秋,只怕这一避,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为何要给他们机会往我身上泼脏水?”宋氏眼神定定地道:“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等着老爷回来。”

    况且,真较量起来,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如今她半点不迷糊,眼前也是清明的,真论起来,她可半点不怕大房那对蠢货!

    没准儿不必等丈夫回来,她便能将家中这些碍眼的东西清扫干净了。

    见宋氏一意认为张峦没死,和这幅与未出阁时一般要强固执的模样,赵姑姑心底酸涩难当。

    她往前总说太太脑子里生了锈,可眼下她倒嫌太太脑子里的锈还是生得太少。

    “那奴婢也跟着太太一同留下来。”

    “不可,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不放心。”宋氏语气坚定地道:“今晚你便带着他们走,带上我的书信。”

    说着,就命芳菊取来了笔墨。

    赵姑姑背过身去,悄悄擦着眼泪。

    ……

    次日午后,王守仁带着小厮去了苍家。

    苍鹿穿一身枫红裙衫,将裙摆塞进裤腰里,又绑了袖子,正在院子里练剑。

    “你这三脚猫的剑法,快别练了,我有要事与你说!”

    王守仁语气焦急。

    苍鹿立即收了剑,交到一旁下人手中,接过帕子擦脸,边往屋子里走,边与王守仁问道:“可是为了蓁蓁的事情?”

    “你既知道,还有心思在这儿练剑?”

    二人走进堂中,苍鹿命人将堂门一关,堂内顿时变得昏暗起来。

    “蓁蓁兴许出事了。”王守仁走不安坐不宁的,“这些日子我早发觉不对劲了,即便真如徐二姑娘所言,是张二伯出了事,张家却也不该拘着蓁蓁这么久……”

    又不做停顿地道:“还有,今日我特地留意着,鹤龄与延龄竟也不去私塾了!张家……十有八九是要有什么不太平的事情发生了。”

    连他母亲也发觉了不对,今早还同父亲念叨来着。

    可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他们在明面上也是不便多做探听的。

    “蓁蓁若非不在家中,便是出事了。”苍鹿接过话,却是极笃定的语气。

    “你也这样认为?”王守仁皱着眉。

    “不是认为,而是断定。”苍鹿神色担忧地道:“……我让人给她送去了豌豆糕,今早特地跟张二伯母问起,张二伯母竟说蓁蓁很喜欢,吃了许多。”

    这些日子他见不到蓁蓁,隔三差五便会送些解闷的小东西或是她喜欢的小吃食过去,本是想逗逗她开心。

    直到昨日里,他灵机一动,差人送了豌豆糕过去——

    王守仁神色顿变。

    “张家里的那个,只怕是个假蓁蓁……”

    蓁蓁最为厌恶豌豆做成的糕点,这样的小事,张伯母兴许不知晓,可他们却比谁都清楚!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王守仁皱眉道:“且你方才竟还在练剑——你心中到底还有没有义气二字了?”

    “我怎么不讲义气了?我可是担心得连午饭都没用。”苍鹿坚决不背这样的黑锅:“再者道,我练剑那是为了以防万一,好保护解救蓁蓁呢……”

    王守仁不由沉默了一瞬。

    没用午饭,那应当是真的担心狠了。

    可临阵磨枪有什么用?

    “可现如今急也没用,张家人有意瞒着,咱们也不能硬闯。”苍鹿忽然压低声音道:“我原本正打算练完剑去找你商议此事呢——”

    二人默契十足,王守仁又极聪明,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咱们偷偷溜进去察看真相?”

    苍鹿郑重点头:“待天黑了,咱们便行动。”

    “好,此事你知我知,绝不能泄露出去。”王守仁边说,眼中便飞快地盘算着。

    夜间,张家后墙下,却出现了一堆黑乎乎的身影。

    苍鹿皱着眉不语,可对王守仁的不满之意已经溢于言表。

    说好的“你知我知,绝不泄露”呢?

    带上小厮把风且罢了,可为什么徐永宁和徐婉兮也来了?

    王守仁将他拉到一侧,低低地道:“徐二小姐与蓁蓁也是交好的,有个女儿家跟着咱们一起,也不会有损蓁蓁名声。”

    苍鹿点点头。

    这个解释他勉强接受了。

    “那徐二公子又是怎么回事?”他低声问。

    “笨,当然是背黑锅了。”王守仁理所当然地道:“万一被发现了,有他在,还有咱们什么事儿?”

    咳,他可没有强迫谁,这种事情大家都是你情我愿、心知肚明的。

    苍鹿沉默了一瞬,复才道:“……好吧。”

    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徐永宁此时正仰着头,发愁地问:“这墙这么高,怎么翻得进去?”

    翻上去容易,踩着下人肩膀就行,可上去之后呢?墙内又无人接应。

    王守仁:“谁说要翻墙了?”

    翻墙是不可能的,太危险,他这么稳妥的人怎么可能出这种主意?

    “那咱们怎么进去?”徐婉兮着急地问。

    王守仁指了指墙下的一堆杂草。

    徐永宁求知心切,立刻蹲下身将那丛杂草扒开——

    “这里有个隐蔽的狗洞!”

    徐婉兮诧异地看着他。

    狗洞就狗洞,语气这么惊喜干什么?钻狗洞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她这么尊贵的世家小姐,怎么可能钻狗洞?

    除非……别人先钻……

    看着王守仁几人都依次钻了进去,徐婉兮连忙在心里改了口。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喜上眉头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非10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