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1141 终于说开了

书名:皇袍加身  作者:非我不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在你们这里,我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反正我已经无所谓了,我决定再也不回独孤阀死跟着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时候其它人已经插不上嘴了,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只在两个人,宗信和妖妖。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家的话语权都一样,但其实真正做主的就是他们两人。

  作为一家之主,宗信自然也有绝对的话语权。妖妖作为正室,宗信的一切她都有权力干预,而且宗信会听妖妖的意见。

  “那好,我现在就杀了你,也免得你整天烦我。”妖妖直接拔出匕首向独孤星月的脖子砍去。

  独孤星月继续吃火锅,根本没把妖妖的动作看在眼里。以独孤星月的功力,她完全可以躲过这一刀,但她并没有躲开的意图和动作,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妖妖的手停在独孤星月的脖子旁边,看着鲜红的血从独孤星月的脖子上流下来,但这一刀不足以致命,血流量也不是特别大。

  并非妖妖动了恻隐之心,而是白玉伸手夹住了匕首的一端。刚才那一刀妖妖是真的想要杀了独孤星月,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连独孤星月也没有想到阻止妖妖的人竟然是白玉而不是宗信。

  “够狠的啊,如果我不出手阻止的知,你真的把她给杀了。”

  妖妖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她原本就是一个祸害,杀了她大家都可以安心不是吗?说实话,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太了解相公,假死隐居的相公被他给引了出来,我们只告诉她在百花谷隐居,她竟然能找到寿州来,而且还顺利的找到了这个小树屋,换作是我也未必能做得到,也是她发现相公的弱点是龙涎香。若不是有心想要杀相公的话,她绝不可能想到这么多的事。”

  “妖妖姐说的没错,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人,独孤星月也没有必死的罪过。”白玉道:“更何况当年如果不是独孤星月的话,你我二人早就饿死在溶洞里面了,虽然不敢确定,但我认为相公就算没有食物也可以活很长很长的时间。到时候相公还不是她一个人的?独孤星月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当然不能恩将仇报。”

  “你是修道之人,我懒得听你的大道理。”妖妖道:“既然别人想死,你又何必阻止我?”

  “她还不想死,把刀放下。”

  白玉虽然不知道独孤星月到底想做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不想死,虽然此时的独孤星月什么都看开了,但她看开的是凡尘而不是生命。她想留在宗信身边,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豁出去了。

  妖妖瞪了白玉一眼,随后把刀放下。宁安和步美看着独孤星月脖子上的那条血痕,伤口不算深同样也不算浅,如果再深一点的话,血就不是流出来了,而是喷出来。

  妖妖和独孤星月两个女人确实够狠,为了宗信她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一个愿意去杀人,一个愿意被杀。

  “相公,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白玉看向宗信,宗信在旁边一言不发,同时也没有任何动作。

  宗信道:“这个嘛……我也认为不太好。毕竟我现在也不确定独孤星月是不是想杀我,留在身边随时都有可能是个祸害。”

  “对吧,我们从来不会怀疑相公的判断,我就说独孤星月该杀。”妖妖听到这个话之后非常高兴,她也不是很想杀独孤星月,但为了宗信的安全独孤星月就是该死。

  “相公,说话得凭良心,独孤星月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即便她想做,而且也准备做,但都没有正式的成功过,所以独孤星月并不算背叛了你。”白玉道:“虽然我也挺讨厌她,但我认为她既然豁得出去,我们就不应该做得这么绝,应该给她一个机会才是。”

  “话可不能这样说啊,机会相公已经给了,条件也出了,她自己不照办而已。”妖妖道:“大家都很清楚相公的条件是什么,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困难,她自己做不到也就罢了,还恬不知耻的跑回来死赖着不走。这种事情就像做买卖,商家给出了价格,买不起可以不买,结果她没钱还要拿走货,谁愿意啊?”

  “你拿买卖来说,一碗水你管别人要千两白银,这是谁没道理了?但如果你可以解释清楚的话,别人就算死也会死个明白。”白玉道:“就好比在沙漠里,一个人快渴死了,但他身上有数之不尽的钱,一碗水千两白银就显得很值。条件是相公开出来的,但他并没有解释开出这个条件的原因,所以是相公没有道理。如果相公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独孤星月再不愿意,而且还要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的话,你要杀便杀,我没有意见。”

  白玉可以说是在场最公证的人,她的话也让宗信有些惭愧。确实宗信有些太独断,根本没有解释过怎么回事就让独孤星月杀光姓独孤的人,只有这样她才能回到宗信身边。

  如果不解释的话,独孤星月是肯定做不出来的。但如果解释的话,独孤星月会很痛苦。

  此时独孤星月也听出一些端倪,仿佛有其它的理由让宗信必须要杀了姓独孤的人,而且这个理由所有人都认同。

  独孤星月实在是想不到宗信与独孤阀到底何仇何恨,为什么非得杀死独孤阀的人。但独孤凤却排队在外,难道独孤阀的男人有这么坏吗?

  “白玉说的有道理。”

  “我也认为白玉是对的。”

  宁安和步美终于表态,她们并不认为宗信有错,但他的做法确实让人无法接受。如果换作是自己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忽然要杀光家人,而且还要毁掉独孤阀。

  但如果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宗信就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了,接下来就要看独孤星月的选择。虽然把这话说出来会让她非常难过,但总比现在这种一脸慷慨就义好受多了。

  妖妖转头看着宗信,宗信脸色一直很难看。因为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狠下心来给独孤星月解释一下她的身份问题,这会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从小就认为自己是前朝公主,最后告诉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一生都是一个骗局。这就彻底断绝了独孤星月回独孤阀的念头,甚至会让她想要杀光独孤阀所有的人。

  原本宗信希望在独孤星月狠下心来杀光所有人之后再告诉她这件事情,这样可以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但现在独孤星月先豁出去,这时候也不能不说了。

  “那好~我把事情都说清楚,为什么要杀了独孤阀的人。”宗信咬牙道:“独孤星月,你真以为自己是前朝公主吗?”

  “什么意思?难道这还有假?”

  “这样说吧,前朝从李渊开始,李渊有多少个儿子?他的儿子又有多少个儿子?将近三百年,共传了二十一个皇帝,你是哪个皇帝的子嗣?盛唐在子嗣这方面非常开放,就说末帝李柷他就有将近三十个兄弟姐妹,这三十个兄弟姐妹应该都算正统,难道这三十个兄弟姐妹之中没有男性子嗣吗?为什么独孤凰偏偏找一个所谓的前朝公主?独孤星月,你原本就很聪明,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应该明白了吧。”

  独孤星月当时就愣了,因为她明白了。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被宗信一提醒,她顿时就明白了。

  确实前朝遗留不会太少,由其是盛唐传宗接代这方面的能力很强,难道不能找一个男性子嗣来抚养,然后让他想办法登基称帝吗?为什么偏偏找自己这个前朝公主?更何况,自己是不是前朝公主还不是独孤凰嘴里说出来的,这一切都未必是真。

  什么前朝公主?这一切或许只是一个骗局,一个独孤凰希望有人帮他称霸天下,但对于独孤阀又没有任何威胁的骗局。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漏洞的骗局,一切都由独孤凰说了算。他说独孤星月是前朝公主,独孤星月就是前朝公主,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无法验证,毕竟前朝消亡了这么多年,那时候的人早就已经死光了。

  独孤星月甚至在想一件事,如果宗信登基称帝,自己把他害死之后,再由自己称帝的结果。一个女人当皇帝?最后的结果又会如何呢?估计独孤凰等不了太久,他会像自己对付宗信那样,直接暗害,再由他的两个儿子称帝。

  宗信现在也只是猜测,但宗信的猜测很有根据,接下来一切都看独孤星月自己的想法。

  “独孤星月,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且你也应该知道要如何才能验证相公说的话是真是假。”妖妖道:“不需要直接问独孤凰,只要你做出一些有损独孤阀的事情,看他的反应就明白了。”

  独孤星月一直没有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就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独孤阀着想,因为她觉得那是光复盛唐的根本。如果没有独孤阀的话,这一切都是空谈。

  或许这也就是独孤凰真正的目的,他并不奢求独孤星月会登基称帝,只要独孤星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发展独孤阀,让他可以轻轻松松的发展就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皇袍加身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非我不二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