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九十章 他是我哥

书名:重生之心理罪宗  作者:姬南绾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而两个当事人却都一脸淡然,理所应当的平静。

  “……小歌儿,他……”衢絮叫了南弦歌,然后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用眼神瞟着正端着她的盒饭吃的蓝翎,悄悄地用眼神暗示自己的疑惑。

  “没关系。”南弦歌冲三人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见她如此坦然,没有脸红也没有紧张,南弦易和衢絮三人才真的悄悄松了口气,看来不是什么暧昧不明的关系……

  人很多却并不狭隘的病房里,再一次恢复安静和谐。

  可这种气氛没有维持到哪怕二十分钟,就被气势汹汹地推门而入的两人打破。

  南弦歌看着被推开碰到墙上发出很大响声的房门,轻叹一声,看来今天客人太多,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想来一趟。

  “南伯父。”被巨大的声音一惊,所有人都往门口看过去,衢絮三人知道南堔而且见过,此刻一见到他,衢絮愣了愣,然后礼貌地叫了他,方诺和拓蔚却没有出声。

  方诺玩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对于这个带着另一个女儿明显一副质问的态度闯进来的闺蜜的父亲没有半分好感,她也是大小姐,可做不来什么对不喜欢的人摆笑脸的事。

  拓蔚则是垂着头忙着自己膝盖上的电脑,掩饰自己脸上的愤怒和杀意,进来的,可是要杀掉病床上那个被三人捧着护着的闺蜜的杀人凶手!他背后那个,可就是这个办法的提议者,拓蔚不敢保证自己如果抬头看到他们的嘴脸,会不会一冲动做出什么有损她智商的事。

  蓝翎也埋头吃着自己的饭,拿着勺子的手却握得紧紧的,看着饭菜的目光像是恨不得将手里的碗当作南家人盯出一个洞来。

  南堔完全无视他一进来后的诡异气氛,明明才年近五十却已经沧老的消了凌厉气势的眸子直接紧紧的盯着南弦歌床头边椅子上坐着的南弦易,在看到他侧着头连余光都不愿意给自己的时候,心中一直烧着的火终于猛地被浇上了油。

  “你给我滚出来!”大喝一声,板着脸狠狠地用目光瞪着南弦易。

  期间完全无视衢絮的礼貌招呼和病床上的南弦歌。

  蓝翎挑了挑眉,停下动作好整以暇地看着南堔发火,父子相残,这出戏够好看啊!

  “爸~你不要发火,你身体这两天本来就不好,别气坏了身子。”他身后的南漪雾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担忧地劝着他。

  看着南堔和南弦易两人都沉默僵持着的气氛,眼角略得意地上挑,然后再次敛了情绪轻声劝说着,“爸,我不怪小易,不是他的错,他不是有意想要打我的,是我不小心……是我太失败没有给他做个好姐姐,他才会见到我就动手……”

  说到后面,这个如莲花般皎洁柔和的的少女脉脉地轻叹,只是一声叹息,都似有万千委屈娇柔在其中回荡。

  身后自己最宠爱的女儿的轻叹,让南堔的愤怒再次增加,他捧在手心的女儿,十几年来都回不了家,不能够时时陪在自己身边享受着完整的家庭,缺失了父爱,母亲又走的早,他现在将她带回了南家,补偿都不够,这个逆子竟然……竟然要与她手脚相加!不尊敬她爱护她就算了,可他哪里来的胆子对她动手?那是和他同一个爹生的姐姐!

  愈是这般想,南堔于是怒火攻心,看南弦易无动于衷地在那里一声不吭地坐着,对他的命令像是耳旁风一样理都不理,瞬间失去了理智,几个大踏步上去就准备揪着他头发给他几耳光让他长长教训!

  南弦易看着南堔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大有一副不打死他解不了气的架势,心底虚了虚,然后下意识往南弦歌旁边移,双手不自觉地拽着她身上的被子。

  于是他的姿势就是紧靠着南弦歌,双手拽着她的被子,如果南堔要对他动手,只要他的头稍稍一偏,南堔的手就可能让过他直接打在南弦歌的脸上,他手下的被子也会被他揭走然后扯到南弦歌另一边手扎着的针头。

  其余人包括南弦歌都知道,可南弦易并不清楚,这一切都只是他下意识的行为,人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这样做,等他反应过来,南堔已经走到他面前扬起了手,没有给他任何补救的可能性。

  南弦歌静静的看着自己身旁侧着头要避开巴掌的南弦易,看着南堔下一秒就可能落在自己脸上的大手,无波无澜地看着,没有任何抵挡地举动。

  可能有背南堔一开始想要教训南弦易的初衷,可打到南弦歌……南堔眸光狠了狠,下意识地再次加重了半空中手上的力度,就准备不管不顾地打下去。

  他从小都没有打过他们,但是南弦歌,既然她那么优秀,也孝顺,可她的优秀阻了他的前程和路,她的孝顺都给了柳素,他南堔不缺一个女儿,更不缺一个要夺他心血的女儿!他更希望这一巴掌下去就能够直接打死她!他就不用为了之后的事烦心,也不会有人再阻他的前程,哪怕,他即将打的是他的女儿!

  南漪雾看着南堔没有丝毫留手的举动,再看看南弦歌平静精致的面容,忍不住地得意,嘴角都止不住的上扬,打下去,狠狠地打下去!

  她甚至似乎已经看到南弦歌被南堔一巴掌扇在脸上后,她那张精致的让自己想要毁掉的小脸儿上浮现出的巴掌印,看到她不可置信伤心的神情,最好……最好能够打烂她那张脸!

  南漪雾终于掩藏不住自己的嫉恨的阴毒得意,微抬着下巴用一副高高在上地模样看着即将被打的南弦歌,看她被自己踩进淤泥的第一步!

  衢絮捂住了嘴却捂不住胆颤惊恐的惊呼,拓蔚说着住手却被手中的电脑绊住,方诺起身要止住南堔的动作却发现已经来不及。

  空气像是瞬间凝固住,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又似乎都在绝望。

  争分夺秒想要快速地让巴掌落下去,争分夺秒的想要扑过去止住南堔的动作。

  绝望自己赶不过去,绝望自己无能为力,也绝望……自己下意识的行为会多伤人心。

  可最后那一巴掌还是没有落下去。

  南弦歌无声微笑,意料之中。

  除蓝翎外的其他人,有的狠狠松口气,有的掩不住的失望烦躁不甘。

  “谢谢了,哥。”病床上的少女仰着头,白炽灯惨白地灯光打在她毫无遮挡的有了丝血色的小脸上,搭着她的乖巧笑容,竟然也似乎美的不可方物。

  蓝翎怔了怔,一只手仍然紧紧的禁锢住南堔的手,另一只手却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胸口,那里的感觉很奇怪,心跳的很快,却涩涩的,又似乎冒着七彩的泡泡,整个人都像是被从天而降的惊喜和幸福砸晕了一般在原地定住不动。

  她叫自己哥了……

  她在叫自己哥……

  她终于肯叫自己哥了……

  蓝翎空白的脑海里不停地被同一个念头疯狂刷屏,若不是还在阻止南堔的动作,他肯定会控制不住地狠狠抱住自己新鲜出炉的暖呼呼的妹妹狠狠亲一口!

  阻止南堔的动作……蓝翎突然回过神,然后和南堔猛地转过头看他的目光对上。

  “哼!”蓝翎冷哼一声,将他的手往外一甩,力道大的让一百多斤重的南堔整个身体都控制不住地往外面趔趄着倒。

  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南堔没有再看向蓝翎,而是将质问的语气对着一脸无辜的南弦歌,“他是谁?你怎么能够随随便便让男人往你房间里钻?”

  说的很顺畅,用词却过于侮辱歹毒,让蓝翎准备去拽开南弦易的手猛地顿住,然后在南弦易眼前缓缓地紧握成拳。

  南弦歌伸手覆住他的拳头,然后对他摇摇头,让他不要生气。

  然后转过头,终于正视着南堔,在看清他脸上的情绪时却突然莞尔,“他是我哥,你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南弦易在听到南弦歌说着那个什么林澜是她哥的时候,呼吸猛地顿住,瞳孔紧缩着,心中没由来地莫大的不安和恐惧。

  而南堔却似乎只听到了南弦歌前面的话,瞪大了眼睛怒斥她:“逆女!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随便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你就开口叫哥,我南堔可没有过他这样的种!我当初怎么就生下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语气中的情绪之剧烈,让一旁一直茫然不明的衢絮皱眉,然后愤怒,正准备张口辩驳,说他不配为人父时,身后方诺眼疾手快地伸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添乱,衢絮挣脱不得,只得在他背后狠狠地瞪着他,企图用眼神杀死他。

  南弦歌和蓝翎听到他的话,却都不约而同地诧异地挑眉,然后对视一眼,都突然笑起来。

  南堔……还真是,要不要告诉他,他误打误撞的想要针对侮辱她和蓝翎的话,其实就是事情的真相呢?

  若是蓝家的蓝朔听到南堔的话,大概就要骄傲豪迈地大笑了,然后不屑讽刺地看着南堔,告诉他,“以你的基因当然生不出这么优秀的两个种!那是蓝家是老子蓝朔的种!”

  南弦歌被南堔的话惊讶到,无声地沉默,却被南堔当作她的心虚和无话可说,以为她怕自己再在朋友面前说她了。

  看着自己从来冷静优秀,最善于洞察人心的大女儿被自己骂的抬不起头的狼狈模样,南堔心中莫名地快感,他不喜欢南弦歌,从她出生起就不喜欢,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有一个真正的后代,就是南漪雾,他愧对南漪雾的,所以要加倍补偿她,至于南弦歌,看,他这不就是在为小雾出气?南弦歌的作用,大抵也就只能是作为小雾成长的路上的基石,现在硌脚了,就得将它除掉了!

  “哼!真不知你妈是怎么教的你们两个,小的成天惹是生非,打架斗殴,大的不知廉耻,爱出风头,没有一个像样的!真是碍眼!我要是你们,早就羞得自己去死了算了!”南堔恶毒地怒斥着面前的两人。

  南弦易诧异地看着南堔,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在别人面前一向衣着光鲜,宽容大度又斯文有气度的男人竟然是现在这副模样,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字字句句都无一不戳人自尊,整个像一个站街大骂的泼妇,而不是一个事业成功的老板!

  就连南弦歌都略微诧异,看来,讨厌一个人到极致,连口才都能变得优秀啊!

  这得是有多希望自己去死?才能够连这种时候都能够当着这么多人说这样的话?

  “我也是这么觉得。”南弦歌竟然点着头同意南堔的话,懒懒散散地倚着背后的背枕,南弦歌嘲讽地看着他诧异地模样,“真不知有怎样的父母才能教出我们这般的子女,古人都说,子不教父之过,大抵我们这样的孩子的父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吧!真是悲哀,从小没有遇到个有责任心的父亲,没有接受好的教养,我们才长成现在这样连父亲都厌恶地恨不得让我们去死的失败模样……”

  “……”南堔张嘴想要辩驳,却发现无话可说。

  “嗤,小歌儿说的真对,我从来没有见过在妻子怀孕时在外面包养情人,用自己女儿的公司养着外面野生的女儿和情人,末了光明正大带回家了还有脸说自己的基因良好,怒斥嫡系子女不该活在世上免得丢了他脸的男人!”方诺很冷静,衢絮被方诺捂住嘴不能说话,拓蔚却没有所谓,将电脑放在身后,站起身来走到南漪雾面前,嘴上轻嗤嘲讽着南堔,却面对面细细的看着眼前的南漪雾。

  “啧,真是生了张让人心动的好皮相。”意味不明地感叹着,拓蔚比南漪雾高,所以微微低头俯视着她。在她避过自己目光时轻呵,伸手卡住她白皙尖嫩的下巴,凑到她耳边轻喃着,“可惜……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张脸,长在了一个心脏都是黑的的人身上,你说,它会不会委屈呢?”

  南漪雾怔怔地想要后退,不是因为被拓蔚的气势压倒,而是她现在的动作,对南漪雾来说,竟如此熟悉,如此恐惧。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重生之心理罪宗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姬南绾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无意中侵犯到您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并处理!谢谢!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